<form id="t31bx"></form>
    <address id="t31bx"><nobr id="t31bx"><meter id="t31bx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    <noframes id="t31bx"><form id="t31bx"><nobr id="t31bx"></nobr></form>

    <form id="t31bx"></form>

    <address id="t31bx"></address>
    <address id="t31bx"></address>

    <form id="t31bx"></form>
    <address id="t31bx"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t31bx"></address>

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社會百態 > 手機訪問:m.2bui.com

    周蓬安:無罪15歲少年被“冤關”15年,該如何問責?

    原標題:周蓬安:無罪15歲少年被“冤關”15年,該如何問責?

    周蓬安:無罪15歲少年被“冤關”15年,該如何問責?

    2005年,張志超被認定是一起強奸殺人案的兇手;2006年3月6日,16歲的他被法院以強奸罪判處無期徒刑。2011年,張志超稱自己被冤枉,隨后開始上訴;入獄13年后,經過再審,今天,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宣判張志超無罪。(1月13日《央視新聞》)

    
周蓬安:無罪15歲少年被“冤關”15年,該如何問責?

    此前也關注過該案。為了幫助讀者了解案情,先將此前關注的該案信息捋一捋,以便閱讀。此前媒體曾披露,2005年1月10日,山東省臨沂市臨沭縣一名高一女生高某失蹤,一個月后,這名女生在校內的一處廢棄廁所內被發現,已經死亡。警方調查認定,同樣在這所學校讀高一的張志超具有作案嫌疑,2005年2月12日,警方將當時還不滿16歲的張志超從家中帶走。(注:律師團認為高某沒有在失蹤后很快遇害。因為從尸檢報告來看,高某的尸體非常新鮮,不像是死亡一個月之后所呈現的狀態。另外,根據證言高某失蹤時所穿的衣服為紅色棉襖,藍色褲子。而尸體則穿著黃色棉襖,白色褲子。)

    2006年3月6日,16歲的張志超被臨沂中院以強奸罪判處無期徒刑。入獄5年后,在2011年一次探視中,他告訴母親自己是冤枉的。隨后,張志超提出申訴,否認當年強奸案是其所為,并稱其在審訊階段受到警方刑訊逼供。

    2017年11月16日,張志超案被最高法決定再審后,已連續多次延期。時隔兩年多之后,@山東高法 對張志超強奸、王廣超包庇一案再審宣判,張志超、王廣超判處無罪。

    應該說,張志超、王廣超無罪,所有辦案人員都是心知肚明,接受張志超申訴的司法人員,憑常識判斷也知道張志超被“冤枉”了。正如張志超的代理律師所言:該案還存在關鍵證據缺失、作案時間地點存疑、有利證據被隱匿等諸多疑點。

    而判決書內容,更直接證明張志超、王廣超無罪。判決書認定張志超作案的時間是三分鐘,2005年1月10號早上6:20~6:23,他在這三分鐘內完成強奸、殺人、藏尸,還要跑下樓,然后跑100多米穿過跑操的人群去買鑰匙,并把鎖換了,并且還要交代王廣超不去報案,而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是不可能完成的。這么明顯的“不可能”,緣何就被一批司法人員違法常識地定罪?

    而現代司法最牛的是鑒定生物痕跡。在庭審舉證環節,檢方向法庭提交的第一組證據,就是公安部物證鑒定中心DNA實驗室在2018年作出的一份鑒定書。 在這份鑒定書上,證明死者的尸體上沒有被告人張志超的任何DNA生物痕跡。

    在強奸致人死亡案件中,這樣的一份鑒定意見意味著什么呢?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陳永生表示:從刑事案件認定有罪的標準上來說,就是強奸案件是無法認定的。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建偉說得更為直接:這些證據它起碼起到一個否證作用,就是否定一個人犯罪。

    如果說張志超真是個“倒霉蛋”,沒有任何人會提出疑問。這15年,原本是張志超認真學習知識的最優時段,應該是結婚生子的年齡,甚至在事業上取得成就的黃金時光,可因為被司法機關冤枉,就這么被耽擱了。這15年無疑將帶來他無法再適應這個社會,因此將對他今后的生活產生極大的負面影響。即使國家賠償得再多,也無法買回他失去的青春歲月。

    但張志超也可以算幸運的。畢竟他被抓時才15歲,按照中國的“刑事責任年齡”規定,雖然犯強奸罪、殺人罪需要負刑事責任,但“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八周歲的人犯罪,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”,因此才會被判有期徒刑,而不是像聶樹斌、呼格那樣,被直接執行死刑。

    說實在話,15年前因為監控不普遍,特別是某些地區辦案人員“命案必破”的壓力,刑訊逼供的案件應該不少。但我們必須反思,當初制造這一“冤案”的司法人員,是否應該被追究刑訊逼供的刑事責任?

    我相信,如果沒有刑訊逼供,任何人都不可能自己“栽贓”自己殺了人、強奸了他人,而且還能將作案過程“說”得那么清晰,與案發現場“說”得那么吻合。就“張志超案”來說,如果臨沂官方堅稱“沒有刑訊逼供”,我肯定是“打死也不信”。不!不!不!如果我也遇上刑訊逼供,肯定只能“信”,說不定還只能“服”。

    筆者以為,遏制“刑訊逼供”的最有效方法,就是認真落實“刑訊逼供罪”。我不知道山東省政法委,最終會否追究參與刑訊逼供相關人員的刑事責任?但如果不追究,那就是鼓勵其他人繼續搞刑訊逼供。

    但我也意識到,都是同學、同事,有的制造冤假錯案的當事人都已經升官,如今說不定已經處于決定“處理不處理,怎么處理”的決策層,因此也并不報多大希望,比如“聶樹斌”案相關人員至今沒有被處理。一年前,新華社《聶樹斌案平反兩年未見追責,有辦案警察升至石家莊中院副院長》一文介紹,最高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庭長胡云騰大法官說:“對錯案必須追責,絕不能只糾正錯案了事”。可又是一年過去了,我們仍未見“聶樹斌”案相關人員被處理的消息。

    當然,即使是處理,恐怕也僅僅是“雞毛撣打屁屁”。兩年前的臘月,呼格吉勒圖冤案追責結果向公眾公布,有關部門對內蒙古自治區公檢法系統對該錯案負有責任的27人進行了追責。我曾經憤怒地寫下《官方咋向“呼格案”辦案人員獻大禮?》一文。《呼格父母不接受追責處理結果:氣得渾身發抖》一文,更說明這樣的處理就是“扯淡”。

    我不知道“張志超案”的相關人員如今仕途如何?也不知道是否處理這些人,更不知道會如何處理這些人?當然,處理權在他們同行手里,處理與不處理,以及如何處理?相信他們有權也不敢過于傲慢。因此,還是相信他們會依法依規處理當事人。讓我們拭目以待吧。

  1. 本月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