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t31bx"></form>
    <address id="t31bx"><nobr id="t31bx"><meter id="t31bx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    <noframes id="t31bx"><form id="t31bx"><nobr id="t31bx"></nobr></form>

    <form id="t31bx"></form>

    <address id="t31bx"></address>
    <address id="t31bx"></address>

    <form id="t31bx"></form>
    <address id="t31bx"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t31bx"></address>

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世界奇聞 > 野史趣聞 > 手機訪問:m.2bui.com

    貞節牌坊是什么意思?貞節牌坊的由來

    中國古代社會為什么會出現貞節牌坊?是誰制造的這副沉重的枷鎖?在這場扼殺人性的鬧劇中,宋明道學家們扮演了什么樣的角色?貞潔到什么程度的烈女可以旌表敕建牌坊?

    也許,貞節牌坊是中國禮教制度下的專屬產品,對于貞節牌坊,我們第一會想到的可能是,這又是一位可敬的偉大母親。是的,每一座貞節牌坊下一定有一位偉大的母親。但是對于每一位偉大的母親而言,那一座座貞節牌坊就是一副副沉重的枷鎖,是中國婦女對封建禮教的血淚控訴!

    秦始皇首建懷清臺,旌表寡婦清的功德

    秦始皇時,巴邑(現在重慶巴南區)有個叫巴清的寡婦,她是入選《史記貨殖列傳》的唯一女實業家。司馬遷記載說:清,寡婦也,能守其業,用財自衛,不見侵犯。秦皇帝以為貞婦而客之,為筑女懷清臺。

    巴清靠經營丹砂產業發家致富,并響應國家號召,捐款修建長城,始皇帝念及清疏財忠國之大義,敕封為貞婦。清寡婦病逝后,始皇帝御筆親題懷清臺。后又令李斯明法規、正風俗,刻石旌表,倡導貞節:禁止淫佚,男女潔誠。夫為寄瑕,殺之無罪。

    秦始皇所云貞節通用于男女,而且,有婦之夫若偷腥奸淫婦女,女子可以殺死奸夫,不受罪過之責。

    南宋及其之前的婚配制度很寬松

    西漢宣帝劉詢、東漢安帝劉祜也有詔賜貞婦的先例。但彼時的貞婦,絕非特指宋代以后狹隘的貞潔烈女,因為那時候離婚再嫁、亡夫改嫁皆為尋常。比如西漢朱買臣妻子因嫌棄朱家貧窮要求離婚,朱買臣無奈休妻。后來發跡后,依然厚待前妻及其丈夫。

    《孔雀東南飛》的主人公,東漢廬江府小吏焦仲卿妻劉蘭芝,為仲卿母所遣回到娘家。當地官員聞聽消息,爭相為自己的兒子說媒:還家十余日,縣令遣媒來,又有太守遣丞為媒人既欲結大義;東漢末年蔡文姬三度嫁人,也沒遭非議。這些都說明,從秦始皇統一中國,到宋代之前,女子離婚再嫁和改嫁,屬于百姓家居生活,沒有納入國家治理層面。

    漢唐,尤其是隋唐統治階層,都是由游牧民族政權轉化而來,因此受游牧民族風氣影響,生活相對開放,異性交往比較自由,光是唐代有名有姓的再嫁公主就有20多人。

    宋代承襲晚唐五代遺風,皇帝鼓勵享樂,官吏受到厚待,像柳永那樣的落魄文人,尚可養妾狎妓。女性也沒有后來的大門不出二門不到的女德之規,貴族女子跟男子一樣可以聚眾娛樂,比如北宋政治家曾布的夫人魏夫人愛文學、喜熱鬧、辦沙龍,親近男士,李清照則樂與男士飲酒、放游。

    但到了北宋,貞潔觀急轉直下。有人問程頤:寡婦孤苦無依,可否妻之?程頤說曰:男女相依為命,無妨。但就貞節而言,餓死事小,失節事大。娶了寡婦,男女都為失節。但他只是說說,他自己就一手操辦,將守寡的外甥女改嫁他人。

    司馬光鼓勵百姓女子讀書,范仲淹不僅主張寡婦改嫁,而且還要給予補助,他的兒子死后,就是他做主改嫁給了學生王陶做妻子。

    即便到了南宋,改嫁也很普遍,著名詞人李清照離婚后改嫁張汝舟,唐婉與陸游離婚后再嫁趙士誠。宋孝宗皇帝還親自主持再嫁寡婦的喪禮。由此可見,即便在理學一統天下的南宋,婦女再嫁也很正常。

    宋代道學興起,存天理,滅人欲,餓死事小,失節事大成了專門針對女性的精神枷鎖,新儒學先生們高自標譽,對前代婚配習俗大加鞭撻,認為漢唐貞潔觀悖天理,不純正,無禮法,譏之為臟唐爛漢,以至于貞潔觀愈演愈烈,到了清代,嚴守婦道的貞潔觀造成了中國女性的人間地獄。

    從圣人朱熹和寡婦的命運,看道學的虛偽

    這里的道學,不是老莊道學,也不是黃老道學,而是宋明理學之道學。

    朱熹。南宋大儒、哲學家、大易學家、大思想家,是宋明理學的集大成者,在配享孔廟祭祀的圣賢中,朱熹是唯一的一位非孔門親傳弟子。可見其儒家地位之尊崇。

    有個叫嚴蕊的臺州官妓,南宋詞人,聲色才絕佳,深得臺州官場熱捧。朱熹因與臺州太守唐仲友學術相左而有隙,便以浙東常平使身份巡行臺州,四處搜羅唐仲友傷風化罪證,彈劾唐仲友。

    朱熹從嚴蕊下手,把她關押兩個多月,嚴刑拷打,一再受杖,委頓幾死。未曾想柔弱女子堅貞不屈:身為賤妓,縱合與太守有濫,科亦不至死;然是非真偽,豈可妄言以污士大夫,雖死不可誣也。

    此事因涉及兩位大員,故引發朝野熱議。宋孝宗審察案情,不偏不向,下了個無關痛癢的結論:此秀才斗閑氣耳,并將朱熹調離現任。直到岳飛的兒子岳霖任提點刑獄,才釋放嚴蕊,并問其歸宿。嚴蕊揮毫作《卜算子》一首:不是愛風塵,似被前緣誤。花落花開自有時,總賴東君主。去也終須去,住也如何住!若得山花插滿頭,莫問奴歸處。

    岳霖判令從良,后被趙宋宗室納為妾。現有戲劇《莫問奴歸處》,久演不衰。

    道學家們制定嚴苛的禮法,自己卻不遵守。朱老夫子有兩個尼姑做妾,大兒死,他與兒媳齷齪,致其懷孕。他哥哥去世后,為霸占哥家遺產,逼嫂改嫁,種種所為,為坊間所譏笑。宋寧宗降罪,朱熹上表認罪:所言之罪俱在,承認自己是草茅賤士,章句腐儒。可見禮教之惡劣,圣人之虛偽。

    寡婦如何度過漫漫長夜。朝廷有禮法,寡婦能守者,敕建牌坊,萬古流芳;若禁不住寂寞,坐下傷風化之罪,則有浸豬籠游大街等種種刑罰,逼得寡婦們長夜青燈、暗自垂淚。

    寡婦改嫁。我們從天要下雨,娘要改嫁的故事中,便可窺見封建社會的寡婦們的活守寡的悲慘與無奈。

    舉子朱耀宗,高中狀元被招為駙馬。照例要衣錦還鄉,光耀門楣。臨行前,朱耀宗奏明皇上,言其自幼與母親相依為命。為謝母恩,奏請皇帝允許為其寡母陳秀英樹貞節牌坊。皇上準奏。

    朱耀宗將此事轉告母親后,朱母由喜轉悲。后經一再追問,朱母方道出原委。

    原來朱母早就跟朱耀宗的老師張文舉私下約定,待兒子出人頭地,就改嫁張先生。現在好不容易熬出頭,只等跟張先生攜手共度余生,豈料兒子給弄了個貞節牌坊。

    朱母無奈,只是嘆氣道:聽天由命吧,今洗羅裙,明天若能曬干,便不改嫁;若裙子不干,就改嫁。順從天意吧。

    朱耀宗看天氣晴朗,表示同意。豈料當夜天氣突變,大雨傾盆,晾曬的裙子始終不干。

    母親道: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天意不可違啊。

    朱耀宗將家中之事如實稟報皇上,請皇上治罪。皇上連聲稱奇道:不知者不怪罪,天作之合,由她去吧。

    我們無需考證故事的真實性,但這樣的故事,的確是民情民意的表達。同時,我們從中可以看出,所謂的孝,不過是一種自私的虛偽掩飾,只為自己考慮,何曾為老人考慮?

    南宋以后貞操宗教化

    南宋以降,貞潔觀愈益偏狹,清代進一步將貞潔觀上升到國家治理層面,把貞潔觀宗教化、法制化,讓本就可憐的女人雪上加霜。

    清代針對貞婦節女,頒布了專門法律《禮部則例》。該法對節婦的名稱概念、申報、評審的標準要求、建坊審批等諸事項,均做出詳細的明文規定,把中國女性貞潔觀推向邪惡的極致。

    《禮部則例》規定,從京師到各級官府,都要遴選優秀節婦,修建節孝祠和大牌坊,實行春秋兩祭。對于特別突出事跡的,皇帝要御賜詩章、匾額和緞匹物資作為嘉獎,朝廷并地方都要載入歷史。

    《古今圖書集成》對此作過詳細統計:宋代開始時,有節婦烈女152人,元代翻番到359人,明代猛增到27141人,清代更是遍地開花,貞節烈婦高達100萬人之多!

    古徽州是全國牌坊最集中、最普遍的地方。徽州的最后一座牌坊建于1905年,即光緒三十一年,牌坊上,鐫刻著徽州地方幾個朝代以來的貞節牌坊總數:屬孝貞烈節六萬五千零七十八名。

    魯迅感嘆國人靈魂之病甚于肉體,故棄醫從文。他在《我之節烈觀》中寫道:節烈這兩個字,從前是男子的美德,所以有過節士,烈士之美稱。然而后來專指女子丈夫死得愈早,家里愈窮,他便節得愈好。烈是跟著已故丈夫自盡,或因強暴設法自戕,或者抗拒被殺

    老子說:

    失道而后德,失德而后仁,失仁而后義,失義而后禮。夫禮者,忠信之薄,而亂之首。

    人們預設的種種規范,不過是道的虛華掩飾,宋明理學家們不顧自然人性,一味強調貞潔禮法,恰好標志著失道悖德,忠信的喪失,這正是導致社會禍亂的罪魁禍首。

    統治者的愚民教化,貞節觀的神秘化、宗教化,把別人家的婦女守節上升到了天理的高度,女性即便未嫁,丈夫死必得盡節,遭到強暴不被打死就得自己尋死,這些道學先生們把自己的道德好惡凌駕于別人家女性的生命之上,別人不可以閨中望月園里看花,道學先生們倒可以妻妾成群,左擁右抱,真是民之悲哀,國之不幸!

  1. 奇聞怪事奇異生物靈異事件未解之謎歷史趣聞
    探索發現奇風異俗科學探索社會熱點謎案追蹤
    宇宙奧秘ufo奇異植物地理風光戰爭謎題
    星將傳奇名人軼事軍情解碼正史鐵聞野史趣聞

    本月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