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t31bx"></form>
    <address id="t31bx"><nobr id="t31bx"><meter id="t31bx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    <noframes id="t31bx"><form id="t31bx"><nobr id="t31bx"></nobr></form>

    <form id="t31bx"></form>

    <address id="t31bx"></address>
    <address id="t31bx"></address>

    <form id="t31bx"></form>
    <address id="t31bx"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t31bx"></address>

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毒蛇新聞 > 手機訪問:m.2bui.com

    【轉】幾十萬養蛇戶的呼聲:野味禁令,請不要一刀切

    原標題:幾十萬養蛇戶的呼聲:野味禁令,請不要一刀切 榕記的老板王國輝這些天有些焦慮。作為知名蛇宴品牌,榕記在兩廣和湖南地區已有40多家店,員工2000多名。眼看著其他餐廳有序復工,他只能干著急,因為不知道蛇類餐廳什么時候能解禁。 而且更讓他感到不安的是,養殖的蛇可能被確定為野生動物,從而被全面禁食。自從全國人大常委會224決定發布后,全國已有多個地區發布了相關規定,最近的如3月5日湖北規定,全面禁止食用所有陸生野生動物,包括人工繁育、人工飼養的陸生野生動物。如果蛇真的被野味禁令一刀切了,那么王國輝面臨的損失可想而知。 與蛇類餐廳一樣會面臨巨大損失的,還有蛇類養殖產業。以中國養蛇之鄉廣西靈山縣為例,2019年,靈山縣養殖眼鏡蛇、滑鼠蛇420萬條,產值11億元(占全縣GDP 4%),收入5.93億元。這些數據背后,是為數眾多的養殖戶。據報道,整個廣西登記在冊的合法養蛇業主多達15萬。 幾十萬養蛇戶的呼聲:野味禁令,請不要一刀切 △養蛇場(圖自靈山縣政府官網) 除了可能產生的巨大損失之外,另有一個值得注意的事實是,在廣西,養蛇作為重點扶持的扶貧項目,有越來越多的貧困戶通過養蛇成功脫貧。仍以靈山縣為例,自2016年起,全縣已有90戶貧困戶通過發展養蛇摘帽,300多人實現養蛇脫貧。 如果蛇類餐廳被一刀切了,那么很難說在這些已經脫貧的養殖戶中,會有多少人隨之返貧。更不用說那些希望通過養蛇脫貧但還沒有脫貧的人。 比如廣西大化縣,集老、少、山、窮、庫于一體,貧困發生率高、貧困程度深、致貧因素多,是典型的貧中之貧、困中之困。在當地的特色產業扶貧項目中,養蛇也是主要項目之一。在縣政府網站上,有一份2019年12月23日公布的大化縣2019年特色產業發展養蛇項目(第二批)擬獎補公示名單。名單中擬獎補的共有105戶,其中66戶為貧困戶或未脫貧戶。 與蛇一樣面臨裁決的,還有梅花鹿、鱷魚、竹鼠等野生動物。長春的雙陽是中國梅花鹿之鄉,據稱已有300多年的養鹿歷史。在上世紀90年代,當地流傳著一句順口溜,開頭就是要想富,就養鹿。經過多年的發展,據國際在線2018年7月報道,雙陽區梅花鹿數量已達24萬只,養鹿戶1.2萬余戶,從事鹿業人員近10萬人,鹿業年產值達22億元。 饒是如此,當地養殖戶日前仍然從林業部門獲悉,可能面臨關停轉產。 幾十萬養蛇戶的呼聲:野味禁令,請不要一刀切 △圖自網絡 那么問題來了:對于蛇、梅花鹿等養殖技術、標準、產業鏈都已成熟的動物來說,真的要用野味禁令把它們給一刀切了嗎? 疫情爆發之初,有一條視頻很火,說的是人們去超市搶購,吃的喝的都搶完了,貨架上就剩一樣東西沒人拿,是盒裝的武漢熱干面。當是時,武漢人湖北人乃至身份證號以42開頭的人,仿佛都是社會的異類,仿佛對他們敬而遠之或者嚴格盤查就是政治正確。 時至今日,禁食野味儼然也成了一種政治正確,以致于榕記的招牌上需要把蛇字蓋住,靈山縣需要專門發文讓養殖戶樹立養蛇人在特殊環境下的良好形象。 幾十萬養蛇戶的呼聲:野味禁令,請不要一刀切 △圖自羊城晚報
    幾十萬養蛇戶的呼聲:野味禁令,請不要一刀切 這樣的隱忍讓人看著心酸。晴天朗日,他們本不必如此。 事實上,在禁食野味這一點上,如今全社會已經達成了廣泛共識,那么,就真該把家禽家畜之外的所有動物全部給禁食了嗎? 顯然這是值得商榷的。當前,包括餐飲人和養殖戶在內,大家呼吁的其實很簡單,就是把野生動物的概念和范疇給界定清楚,把那些真野味給禁食了,而不要把那些已經養殖成熟的假野味給誤殺了。 今年是脫貧攻堅戰最后一年,3月6日,一場關于脫貧攻堅的重量級會議召開,吹響了決戰決勝的號角。到2020年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,是黨中央向全國人民作出的鄭重承諾,必須如期實現。領導人的表態斬釘截鐵、擲地有聲。 幾十萬養蛇戶的呼聲:野味禁令,請不要一刀切 他還說,對退出的貧困縣、貧困村、貧困人口,要扶上馬送一程,在過渡期內主要政策措施不能急剎車。 對于野味禁令不搞一刀切,而代之以精細化管理,有助于打贏這場脫貧攻堅戰。
  1. 本月排行